中国发展网

中部崛起

当前位置:首页 > 中部崛起 > 中部舆情

调侃剧有“让子弹飞” 现实生活“不能让疫苗裸奔”

2017-10-16 14:55     河南检察

微信图片_20171016145304

叶县检察院公诉科长王红

从东到西,叶县检察院办公楼走廊大约有九十步。

如果不是出庭公诉,如果不是院内硬性规定,身高一米六八的叶县检察院公诉科科长王红脱下制服、换上连衣裙、配上高跟鞋,窈窕淑女般在走廊飘过,倒更像一位在时装展台上“走秀”的模特。

这种表象往往会稍纵即逝,随着一副威严的表情,伴着一声命令的口吻,会马上让科室同事们感到:这是工作场所,是负责全县各种各样刑事案件审查起诉的叶县人民检察院公诉科。

叶县检察院公诉科有5名干警,员额检察官3名,2016年全科审查起诉400余起案件,平均每人办理100余件。截止日前,2017年审查起诉案件已接近2016年度全年的案件总数。

“我们的工作日常,就像一只陀螺,就像一台机器,不停运转。作为基层院,办理最多的是盗、抢、骗,非法集资,涉黑涉恶和非法集资案件,没有大案要案,也谈不上惊天动地。”公诉科长王红表情平淡,语言同样缺乏感情色彩。

微信图片_20171016145310

八年书记员

自行车串联公、检、法

方圆:长时间从事一项工作,是不是缺少激情呢?

王红:激情不能磨灭,公诉科里年轻人居多,科长如果没有激情,年轻人更会无精打采。不过,作为一个科室带头人,需要更多的是理智,是如何按部就班打造一支办案业务过硬、政治敏锐性高的公诉队伍谋划思路。

方圆:这是经历多个科室领导岗位摸索出的工作经验吗?

王红:谈不上什么经验,算是一点感受吧。比如:在政工科副科长的岗位上,我认识到作为一名从事政工的工作人员,政治敏锐性是最重要的。作为一名科室负责人,协助院领导打造一支政治觉悟高、业务素养强的队伍,是一项基础性的工作。民行科和侦查监督科,都是业务科室,无论是科长、还是科员,大家办案的压力都特别大,如果不敬业、不钻研,业务素养提不上去,那么就会把工作搞得一塌糊涂。

方圆:当初,刚进检察院时是一位不到二十岁的小姑娘?

王红:(青春美好惹人笑)我参加工作就来到了叶县检察院,如果不是提醒,真的没有再想过当时的年龄。

方圆:仅书记员一职,你就干了八年?

王红:(有点不好意思地笑)我还没有具体算过。确实是从书记员做起,书记员的职责是领导的助手,工作内容是负责内勤和报表、接送卷宗。在当时的那个年代,骑着自行车来回穿梭于县公安局、县检察院、县法院。夏天,人晒得黑红;冬天,人冻得哆嗦;春秋季节,阳光明媚,风清气爽,一路哼着小曲,也算十分惬意。

方圆:过去悠然自得的小姑娘,依照现在的工龄,在全院是不是属于“老检察”?

王红:“老检察”谈不上,1987年到县检察院,参加工作三十年的工龄,在全院可能会排到前五名。

百万元疫苗

 市场裸奔

方圆:“疫苗案”是公诉科经办的大案件?

王红:作为基层院,基本没有大案要案,“疫苗案”也不算特别大的案件。只是和其他案件相比较,它突出的特点是,案情复杂,牵涉人员多,社会影响面大。

方圆:这起案件案发的缘由是什么?

王红:发现这起案件,源于县政府牵头,卫生、食药监等部门,对全县婴幼儿疫苗注射情况的一次大排查。排查过程中,检查人员发现,有几家乡镇卫生院公共卫生科的工作人员,对统一类型、统一剂量的注射疫苗,不是集中存放,而是放在不同的地方。婴幼儿家长反映,在注射疫苗时,工作人员取拿疫苗的随意性很强。根据检查发现的问题,结合婴幼儿家长的反映,排查组工作人员警觉到,此处有猫腻。

我首先给大家简单普及一下注射疫苗知识:注射疫苗,按照《疫苗流通和预防接种管理条例》规定,疫苗分为两类,第一类疫苗,是指政府免费向公民提供,公民应当依照政府的规定受种的疫苗;第二类疫苗,是指由公民自费,并且自愿受种的疫苗。

排查组排查到的疫苗,属于条例规定的二类疫苗。

无论是哪种疫苗,都必须严格遵守《药品管理法》、《传染病防治法》和《疫苗流通和预防接种管理条例》的相关规定,“二类疫苗”,由省级疾病预防控制机构,组织在省级公共资源交易平台集中采购,由县级疾病预防控制机构,向疫苗生产企业采购后,供应本行政区域的接种单位。疫苗生产企业应当直接或者委托具备冷链储存、运输条件的企业配送,接受委托配送“二类疫苗”的运输企业,不得再次委托配送。违反此规定者,视其情节可追究刑事责任。

因此,排查组发现猫腻后,交由县公安机关负责侦破。

方圆:县公安机关侦破的情况是什么?

王红:经县公安机关侦查,先后有11名嫌疑人涉嫌非法经营罪到案,并采取强制措施。

大致案情是嫌疑人郑玲玲,在没有药品经营许可证的情况下,为了营利自2011年至2016年4月,先后从药品经销商段遂生处,私自通过一般快递寄送的方式,购买流感、水痘、小儿肺炎、安儿宝等“二类疫苗”,累计涉案金额1316883元。期间,郑玲玲的丈夫杨军科,于2013年3月开始,共同参与非法购买疫苗,合计金额845550元。购得疫苗后,通过私下协商,加价贩售给洪庄杨、仙台、廉村、辛店等四家乡镇卫生院的公共卫生科。

洪庄杨卫生院公共卫生科从郑玲玲处,私自购进“二类疫苗”,累计593466元,这些私自购进的疫苗,与正规渠道的疫苗,被洪庄杨卫生院公卫科的工作人员混杂在一起接种于婴幼儿,非法所得被四名相关人员私分。

采取同样的方法,仙台卫生院公共卫生科,也从郑玲玲处私自购进“二类疫苗”,价值285769元,科室五名相关工作人员,将私自购得的疫苗,和正规渠道的疫苗混杂,并接种于婴幼儿。

方圆:这些私自购进的疫苗,等于说失去了有效监管?

王红:无从监管。据调查,郑玲玲购进的“二类疫苗”,是被段遂生通过一般的快递公司寄送的,按照相关规定,运送“二类疫苗”的运输企业,必须具备冷链储存和运输条件的资质。“二类疫苗”到达卫生院后,没有登记造册,也失去了卫生院的监管。也可以说,这些疫苗是在市场上“裸奔”。

把被告人送上法庭

把定心丸带回乡村

方圆:案件移送后,审查起诉还需要做哪些工作?

王红:接手案件后,提审被告人。被告人普遍认为,私自购进的疫苗和正规渠道购进的疫苗,同批次、同剂量,没有造成健康危害,自己的行为不构成犯罪,只能是管理上的违纪。

这起案件需和县公安机关从四个方面把起诉准备工作坐实,账目清理、原始单据封存、接种婴幼儿人数核实和资金流向及物流清单等。

围绕这四个方面,通过对被告人的供述、证人证言、搜查笔录及扣押物品文件清单,还有被告人的户籍证明、前科证明、到案经过、账本照片、银行查询记录及交易明细、物流公司配送单据等的查证、落实,从而形成了完整的证据链。

方圆:对于此次案件,县检察院公诉科需要把控的关键点是什么?

王红:关键点有这么几点:

2014年11月18日,两高颁布《关于办理危害药品安全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2014年12月1日正式实施。那么,此案被告人涉嫌的部分犯罪行为和经营金额,发生在解释实施之前。两高司法解释适用于尚未处理和正在处理的案件。

被告人非法购进“二类疫苗”,在所在有经营资质的卫生院,对接种对象进行接种,被告人的这些行为,在未取得单位许可的情况下,不构成单位犯罪。

计算非法经营罪的金额,不应只计算已经销售的产品,已购进尚未销售的产品金额,也必须计算在内。

方圆:此次案件所涉及的所有被告人是否都受到了法律的惩处?

王红:2017年3月23日,叶县人民法院下达刑事判决书,郑玲玲获刑五年六个月,其丈夫杨军科获刑一年10个月,其他几名被告人均受到了相应的法律惩处。

方圆:“疫苗案”牵涉被告人多,是否会引起已接种婴幼儿的家长的恐慌?

王红:是的,婴幼儿的健康成长,牵挂着每一位家长的心。“疫苗案”发生后,家长普遍关心的是,孩子注射的疫苗会不会给孩子的健康,带来直接或潜在的威胁。我们一边查办案件,一边积极会同有关部门组织疾控预防方面的专家,迅速对涉案疫苗进行鉴定,鉴定结论及时公布。经鉴定,涉案疫苗不会对婴幼儿的健康造成任何直接或潜在的威胁。但同时,婴幼儿注射的疫苗,起不到任何疾病预防的作用。

为及早让每位婴幼儿家长放心,县检察院公诉科抽调人员,动员相关村、组干部串村入户,进一步做好解释、安抚工作。

充分发挥法律监督职能,向医疗卫生行政主管部门发出检察建议:切实重视医疗卫生人员培训;不断完善各项规章制度建设;严防本系统各级领导滥用职权、失职渎职行为发生。

【责编:赵培玲】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