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发展网

中部崛起

当前位置:首页 > 中部崛起 > 头条要闻

“开正门,堵旁门”堵旁门”防控金融风险

2018-06-21 09:01     中国经济导报-中国发展网

       中国经济导报记者|杨虹 张朝登

“在打击非法集资过程中,努力通过多种方式让人民群众认识到,高收益意味着高风险,收益率超过6%的就要打问号,超过8%的就很危险,10%以上就要准备损失全部本金。”中国人民银行党委书记、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主席郭树清在“第十届陆家嘴论坛(2018)”上的言论一出,立即引发各方关注。

从黑天鹅、灰犀牛到明斯基时刻,近两年,在中国经济面临的各类风险中,金融风险尤为突出。“防范化解重大风险”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提出的三大攻坚战之一,如何打赢这场战役?业内人士表示,必须全面深化金融改革开放。在防控金融风险方面借鉴国际经验,合理把握金融创新与风险防范的平衡,大力推进信用建设,“开正门、堵旁门”,加速走向规范化、透明化和法治化。

主动作为防范各类风险防止系统性金融危机

“中国自古就有‘治未病’的医学思想,防范化解金融风险也需要树立预防为主的意识,做到早发现、早预警、早处置,努力把风险消灭在萌芽状态和早期阶段。”郭树清分析指出,比如相当多的金融机构仍然存在“垒大户”情结,不少企业高度依赖债务投入,各类隐性担保和“刚性兑付”没有真正打破,“预算软约束”“投资饥渴症”问题仍然比较突出,市场化法治化破产机制远未形成。此外,一些地方、部门、银行和企业缺乏应有的紧迫感和危机意识,对去产能、去杠杆心存侥幸,对不良资产处置和“僵尸企业”出清等待观望、犹豫不决,总希望国家出台政策给予救助。

“在防范化解金融风险的征程上,需要着力解决一些领域滞后的问题,加强薄弱环节。”郭树清指出,首先,加快企业结构调整。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正处于胶着状态,必须求同存异,寻找最大公约数,建立健全企业、银行、政府各方责任共当和损失分担机制,加快“僵尸企业”退出,加快困难企业重组,加快市场化法治化债转股。同时,要注意防止生产过剩,形成新的库存。

其次,妥善处理企业债务违约问题。要遵循市场规律,实行差异化金融政策,对于长期亏损、失去清偿能力的企业要坚决退出;对于出现暂时经营困难的企业,相关各方要加强沟通协商,采取积极措施共同努力,帮助其渡过难关。

还有,大力推进信用建设。金融机构作为信用中介,要带头讲诚信,真实反映资产情况,真实披露相关信息。企业要依法披露自身信息,特别是对债权人更要及时、全面、准确地通报经营状况。“去年以来发生债务危机企业提供的教训是必须防止四处借贷、盲目扩张。一旦出现偿债困难,应主动作为,及时调整经营结构,收缩产业链条,提高偿债能力。各地区各部门都要加强信用体系建设,依法依规增进信用信息共享。”

另外,努力解决违法成本过低问题,合理把握金融创新与风险防范的平衡,还要加强机构投资者队伍建设。“资管新规和即将发布的理财业务监管办法,有利于机构投资者队伍的壮大,有利于投资资金的优化配置,有利于解决直接融资比重过低问题,有利于整个金融体系‘开正门、堵旁门’,加速走向规范化、透明化和法治化。”郭树清表示。

“人民群众既是金融监管保护的对象,更是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活动的重要参与者和依靠力量。”郭树清提到,在实际工作中,要注重发动群众,让群众在防范化解金融风险的过程中实现自我教育,提升自身免疫力,同时成长为治乱象的生力军。

建设防范国际金融市场风险传染制度屏障

随着我国资本项目可兑换水平不断提高,资本项下直接投资FDI和ODI已经实现基本可兑换。“在资本项目开放方面,一些新政策已经陆续发布,例如取消了QFII和RQFII跨境资金流动限制、提高了QDII额度、稳步推进了QDIIRP的试点等。”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表示,在推动我国金融市场对外开放的同时,也要建设防范国际金融市场风险传染的制度屏障。

近年来,人民币国际化取得积极进展。潘功胜认为,汇率形成机制完善,有助于发挥汇率调节国际收支的作用,有利于提高外汇资源配置效率,减少市场优储,增强我国应对外部冲击的韧性。随着汇率形成市场化,汇率波动性逐步加大,潘功胜透露,“目前正在初步考虑建立跨境资本流动宏观审慎和微观监管两位一体监管框架。”在推动我国金融市场对外开放的同时,也要建设防范国际金融市场风险传染的制度屏障。

具体而言,“宏观审慎”主要是防范跨境资本流动的重大风险和维护外汇市场基本稳定,内容包括建立和完善跨境资本流动宏观审慎管理的监测、预警和响应机制,丰富跨境资本流动宏观审慎管理的政策工具箱,以市场化方式,逆周期调节外汇市场顺周期波动,防范国际金融市场的风险,跨市场跨机构跨币种和跨国境。

“微观监管”是指创新外汇管理方式,注重从事前到事中事后管理,从正面清单到负面清单,从规则监管到规则与自立监管相结合。推动跨部门合作和国际合作,按照国际惯例加强反洗钱,反恐怖融资,反逃税审查,加强行为监管,维护公平公正公开外汇市场环境,坚持真实性合法性合规性审核,坚持跨境交易留痕原则,加强穿透式监管。严厉打击地下钱庄,违法外汇交易平台等外汇违法犯罪活动。

目前,我国外汇市场形势基本稳定,跨境资本流动和外汇市场供求基本平衡,人民币汇率双向波动弹性增强,预期合理分化,外汇储备规模总体保持稳定。“外汇管理部门将以服务实体经济为主体,以资本项目开放和人民币国际化为例,探索形成一体两翼改革开放基本路径,同时在开放中有效维护国家经济和金融安全。”潘功胜说。

英国经验:打破国家对银行机构的担保

全球金融危机之后,英国的银行在注重控制金融风险领域有其成功的经验。英国金融行为监管局监察董事Megan BUTLER在论坛上介绍,在监管体系结构方面,英国成立了独立审慎的监管当局。此外,英国还打造了金融政策委员会,确保监管政策金融稳定。“我们也希望增强银行的宏观审慎监管。”Megan BUTLER表示。

在方案解决方面,Megan BUTLER希望能够打破所谓“显性”或者“隐性”的国家对银行机构的担保:“我们要保证英国银行有一个有效机制,保证他们再也不需要被拯救、被国家信用担保,银行机构应该自己能够救自己。”

作为监管者,Megan BUTLER从英国金融界的破产案例中发现,银行破产的根源颇有相似之处:“这些银行的高管并没有真正理解他们的资产负债表上有什么东西,不知道他们的产品,也不了解市场恶化会对他们的产品运营会带来什么样的结果,对于他们的产品估值会带来什么结果。”

“高管过度乐观、激励机制不合适等,都会对金融企业造成可怕的结果。在英国,我们通过发展高层管理人员的制度,让金融机构的高管们为他们手下的员工负责,要为他们的员工犯下的错误负责。当然,他们的员工也要对自己的行为负责。”Megan BUTLER说,“这个机构成立了两年,但是已经带来了一系列变革,使金融机构更加稳健、更加灵活、更加安全,进而也更加成功。”

【责编:赵培玲】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